又两个月之后,凰国皇宫,御药房旁边的宫殿之内,天下间最有权势的几个人聚集在一起,看着面前几乎每天都要上演的一幕,纷纷露出祝福的笑容。

只见柳清然亲自端着凉热适中的汤碗,小心的放在楚子乔的面前,先自己试了试,才舀了一勺子的汤,送到了楚子乔的唇边,柔声道,“子乔,尝尝,这是我亲手做的人参乌鸡汤。”

这两个月以来,柳清然每晚拥着楚子乔睡着,然后便爬起来,亲自去御膳房,用一晚上的时间亲手熬一碗补品,第二日再亲自喂楚子乔吃下,虽然连楚子乔也说他不必如此,但柳清然却是乐此不疲。

到现在,再见到这一幕,众人已经不再惊讶了。

楚子乔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乖顺的张口将柳清然送到嘴边的汤咽下了,才皱着眉头指着桌子上被忽视的彻底的大大小小的汤碗,无奈说道,“清然……你看看……这么多……”

柳清然淡淡的瞥了一眼桌子上几乎摆满了的汤碗,再看看楚子乔的大肚子,讨好的笑着说道,“子乔,如今你可不是一个人,就算是你不吃,他也要吃啊!乖,再一口,再喝一口就好……”

每次只说再一口,结果不知不觉就将一整碗都喝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怕是她要被喂成猪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楚子乔到底还是张开口,一小口一小口的将一整碗都喝了下去,看着柳清然一脸满足的模样,心中竟也忍不住生出一分满足来。

月茹从外面跑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不由感同身受的回眸瞥了蓝华一眼,继而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尚且不太明显的小腹,又抬起头看了看楚子乔的大肚子,忍不住叹道,“子乔姐姐,你这肚子可真大,肯定是个大胖小子!”

月茹话才说完,蓝华便一头汗水的从殿外跑进来,一把将月茹拉到自己的怀里,又紧张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这才嗔怪着开口道,“月茹,小心点!都快做娘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毛躁!”说完也不由瞥了楚子乔的肚子一眼,忍不住叹道,“不过……子乔姐姐的肚子的确是很大啊……算算日子的话,应该也快生了罢?”

“朕看应该就是这两日了。”女皇陛下从奏章中抬起头来,慢悠悠的说道,接着又低下头处理起奏章来。

一个月之前,女皇陛下便以培养未来皇曾孙处理国事能力为由将御书房搬到了这里,故而,这里如今乃是名副其实的凰国政治中心。

一旁为女皇陛下磨墨的楚夫人也附和道,“大概就是这两日了,这两日都仔细些,清然,你守在子乔身边,万不能让她一个人独处。”

才说着话,楚子乔突然抚着肚子惊呼了一声,所有人立刻绷紧了神经,见楚子乔短短的几句话时间面色便苍白起来,头上也布满了汗水,牡丹立刻慌了神的叫起来,“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快来人啊!”

女皇陛下将手中的朱砂笔一丢,几步走到了楚子乔身边,继而沉声唤道,“御医,传御医!”

整个宫里瞬间就乱了起来,直到早就准备好了的产婆和稳婆都进了房间,几个人才被女皇陛下沉着脸轰了出来。

柳清然焦急的在殿外来来回回的走动着,看着丫鬟们一盆接着一盆的血水端出来,脸色不由越发难看,口中不住的喃喃道,“怎么那么多的血,该死的……”

楚夫人虽然也心中着急,但到底是过来人,“好了,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你且放宽心。”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当只见丫鬟端着血水出来,却听不到楚子乔的叫声的时候,楚夫人也不由苍白着面色,着急的扯住一个丫鬟,沉声问道,“怎么样了?”

“殿下还请安心候着。”那丫鬟匆匆的回了一句,便又急急忙忙的冲到了殿内。

见状,柳清然哪里还等的住,立刻便要往殿内冲,“不行,我要进去看看!”

楚夫人一把抓住柳清然,喝道,“胡闹,男人怎么能进去?我进去看看!”

看着他们的样子,女皇陛下不由皱紧眉头,厉声喝道,“等等,都不准进去!给朕在这里候着!”

此刻,殿内,产婆一脸无奈的朝着紧紧咬着唇的楚子乔劝道,“殿下,用力!再用力!”

见楚子乔依旧死死的咬着唇,产婆深深的吸了口气,终于是忍不住说道,“殿下,您倒是喊啊!喊出声,才能使上力,不然,让奴婢怎么……”

说完,楚子乔终于是松了口,继而一声接着一声的痛呼便传到了殿外众人的耳里,闻声,楚夫人立刻便松了口气,柳清然却是越发的紧张了,捏紧了拳头,不安的低声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子乔好像很疼……”

看着被柳清然捏到泛白的骨节,女皇陛下不由开口劝道,“好了,女人生孩子哪里有不疼的?都给朕在这里好好等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