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来!

三个字,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而那白衣女子,则是身体陡然一颤,看向苏玄龙。

“你……要打我?”

她眼神凄迷,低声质问道。

“我!!”

苏玄龙心乱如麻,这是他女儿,他心中无比疼爱,又无比愧疚的人啊。

可是,如今。

这位“师叔祖”大义凛然,说得有理有据,更是牵扯上了宗门大义,上纲上线。

他身为宗主,又岂能当众徇私枉法?他女儿这顿打,已经无法避免。

这是他的女儿。

与其让别人打,不如自己来打!!

他不知道这种倔强从何而来,也许自己打了之后,他的心会滴血,但是,他依旧这样选择。

他深吸一口气,避开女儿质问的目光,沉声说道:“不敬长辈,罔顾尊卑,该打!”

“啪!”

说完,他一巴掌扇在了自己女儿的脸上,那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大殿中。

“你!”

白衣女子偏着头,右手捂着红肿的左脸,眼中含泪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扭头跑了出去。

这次,秦梓没有拦着。

而苏玄龙,则是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他这打了自己女儿的手,有些颤抖。

“哎,玄龙,不要怪师叔祖苛刻,我知道你恨痛苦,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是……”

秦梓叹息一声,意味深长道:“但是……谁让我是羽皇的弟子,是东胜神宗的师叔祖呢?我站在这个位置,自然要为宗门考虑,对吧?”

哗!

此话一出,苏玄龙身体微不可觉的颤了一下,然后默默握紧了左边的拳头。

羽皇弟子!

羽皇弟子!!

他今生第一次打自己的女儿,都是因为所谓的“羽皇弟子”,因为羽皇老祖的贪婪之心!

羽皇老祖自己一意孤行,却让他女儿承受这样的委屈,让他承受这样的煎熬!

虽说,用“一意孤行”这个词来形容羽皇老祖,有些大不敬,但是此时,在愤怒和愧疚的驱使下,他心中真的是这样想的。

羽皇是宗门的老祖,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他苏玄龙也不是为了老祖而活的!

“宗主,冷静!”

“不要再想了!”

“你要走火入魔了!”

旁边的长老们见苏玄龙表情挣扎扭曲,周身气息紊乱,于是纷纷大惊,呼叫起来。

哗!

苏玄龙猛然惊醒过来,然后后怕不已,他差点就陷入了执念,走火入魔了。

不过,虽然他清醒过来了,但是刚才那一瞬的想法,已经不知不觉深入了他心灵深处。

犹如埋下了一颗种子。

“玄龙,你在想什么啊?莫非,是对我有所不满,又或者,是对羽皇老祖有所不满?”

秦梓装模作样的问道。

“玄龙……不敢!”

苏玄龙低下头,咬牙说道。

此时,他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但是他必须忍,因为他不能坏了羽皇老祖的计划。

否则,羽皇震怒,他将会失去一切!

若是两年之前,他并不怕,但是现在他怕了,因为,他有需要保护的人了。

他女儿性子冷淡,在宗门内不招人喜欢,只有他可以依靠,如果他倒下了,谁来保护她?

“哈哈,玄龙,你还当真了啊?我在跟你开玩笑呢。”这时候,秦梓哈哈一笑。

他心中很得意。

羽皇老鬼,你不是想用阳谋坑害我吗?那我就给你来个挑拨离间!!

他还偷偷看向自己的老爹,希望可以得到一个赞赏的眼神。然而,秦川面无表情。

顿时,他叹了口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