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郡城门处两个执守小卒不时打着哈欠,倚着大门昏昏欲睡。

一股凉风吹过,令其中一人猛不丁打了个哆嗦,瞬间清醒过来。

不知从何而来的阴寒侵袭使他更是颤个不停,隐约间他好像看到了人影晃动,随着这些影影绰绰的影子飘荡,那种阴寒的感觉愈发传遍诸身。

心底情不自禁被恐惧和未知填充,年轻的小卒身子颤抖,喉咙涌动就要喊出什么。

不过不等他喊出声来,就被一只大手死死捂住了嘴巴,身后传来低声令喝:“小子,别叫,别叫...”

年轻士卒紧张的身体缓缓放松下来,不久后捂着他嘴巴的手也放了下去。

“达叔,我方才好像看见...”

“你没看错,是鬼。”

他身后的老卒露出身影,面孔严肃地点点头。

“嘶...”

年轻士卒脸色难看,倒吸一口冷气,手臂又颤抖了起来。

他去看守城的其他士卒,发现他们同自己一样,都是面色苍白,身体颤抖,有些人甚至已经瘫成了一团烂泥一样。

“应该是上元君的阴兵过境。”

老卒目光凝成一条线,缓缓说道:

“之前告诉过你最近别外出,估计就因为那件大事。”

“到底是何等大事?”

“今天是上元君的寿辰,咱们上元郡各方的地祗鬼神都会来祝寿,你说算不算得大事?”

“原来如此...”

二者低声议论时,这些话已经被刘铮听了个一清二楚。

“我说熊怎么别的不带,只随身带了这玩意儿。”

手中多出了一张大红色请柬,刘铮看着它呢喃道。

以神念引导老卒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吐了出来后,刘铮得到了城隍法域大概的地点,随后飘然无踪。

“我,我怎么又有方才那种感觉?”

年轻士卒再次打了一个寒颤,欲哭无泪说道。

···

郡城郊外

这里距离城池不算太远,荒无人烟,看似是一大片无人耕种的荒地,野地。

但实际上把这里免费给予熟知此间门道的人耕种,也没人敢去耕种。

因为,肉眼凡胎能看见的只是一片荒地,而一旦以灵视去看,就能看得见:此地有灵光照耀、金碧辉煌,琉璃玉瓦,遍地珍宝。

一栋栋精致华美的殿宇错落成群,高墙院落一片片连着,房舍建筑之多,似一座小城,隐有奢侈华贵之象。

这是上元郡城隍上元君的法域灵境,整个灵境内除了中心的建筑群外,都被灰蒙蒙的雾气所充斥。

各处建筑张灯结彩,一个个唇红齿白,穿着绸缎褂子带着瓜皮帽的人儿敲锣打鼓、吹拉弹奏,与喜庆的景色相映。

只不过这幅场景,怎么看怎么透露着诡异之感,尤其是那些吹奏之人脸上定格不变的笑意。

也是此刻,不时可见灰蒙蒙的雾气涌动,一位位来客从外界进入,使这灵境内有种宾客如云,八方来客之感:

有手托盛盘的道人,笑意吟吟,单手背负身后,一步三摇而来。

有袈裟破旧的僧人,项带念珠,面色无悲无喜,赤脚双手合十缓缓踏着步伐。

有手持书卷的书生,摇头晃脑,靳纶飘飘。

有虎背熊腰,一脸虬髯,袒胸露乳的壮汉。

还有摇曳着身姿,发髻朱钗,娇艳十足的女子。

这些人或多或少,或独来前进,或结伙而去。

他们纷纷来到大宅门前,把手中的祝寿贺礼交给门前侍者,随后进入院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