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失,岁月静好,所有的热闹和喧嚣终归沉寂。

渐渐的再也没有人提及五龙山中的变化,龙隐村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忐忑不安的李蒙也已经把此事抛之脑后。

儿子的话,给了他极大的信心,无所畏惧。

山中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直到有一天,李修远打着哈欠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才如同一颗石子投入平静无波的小河中,悄然生波,涟漪阵阵。

“真是舒服了,好久没有这么美美的睡上一觉!”

感受着意境天地中的变化,元海激荡,金晶飞天,条条霞光弥漫。

上方群星照耀,日月同辉,一股强大的法力在体内流转。

“我现在的法力,至少积累了五千年。!

五千年的法力在万象真人的境界中,也算的上一个高手了吧?”

收敛了意境天地,整个人气质儒雅、平和,坐在石凳上面,手中一挥,一道泉脉被李修远从意境天地中直接取了出来。

这道泉脉是他取自大黑山的灵泉,内蕴阴灵气,能够滋养人的神魂或者元神,是难得的宝物,此时被他取出来之后,整个院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屋子上面,院子里的地面上,都在刹那间开始结出一层层白霜。

阴气荡漾,最先被惊动的是宋钟。

就听的石棺上面的棺材盖再也压不住,咣当一声,棺材盖飞了起来,落在一边,宋钟的尸身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身子一飘,就到了李修远的身边,贪婪的盯着李修远手中的幽冥泉脉。

“师父...

这是什么宝贝,我感觉自己对它有着特别的渴望,对我特别的有好处。”

李修远听了,心中一动。

宋钟如今是半人半鬼半尸,早已经成了怪物,自己的大日如来法相以及造化会元气虽然对神魂有好处,可是对半鬼半尸而言,也有着极大的克制。

他浑身都是死气,与生气等等相克,虽然可以滋养他的神魂,但是对他尸身却是有着极大的伤害。

想到这里。

李修远有些惭愧,是他考虑不周。

而阴灵气不同,直通幽冥,接引幽冥阴气从幽冥泉中经过净化之后变得纯净,对阴魂、尸妖等阴邪的精怪而言,天生契合,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只是这幽冥泉所在的地方,阴阳失衡,对活人而言,并不是好事,经常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的活人,会身体不适,百病缠身。

活人体内阴阳平衡,犹如一太极,一旦打破,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我明白了,等我一会把大日如来法相从你的紫府空间中取出来,至于这条幽冥泉我布置在院子中,你平常的时候可以泡在幽冥泉中。

幽冥泉的泉水是纯净的阴灵气,对你的神魂有着非常大的好处。”

“是,师父!”

白素素、青青、黑狐也感受到了院落的动静之后知道是李修远自修行中醒来,便一起赶到院子里,朝着李修远的行礼。

李修远点了点头,右手一挥,幽冥泉飞出,落在院子靠北的位置上,一口泉眼出现,直通幽冥,缕缕的阴灵气从泉眼中弥漫出来,如同一层薄薄的寒雾流转在院子里,且向着院落之外飘去。

“阴灵气不适合散出去,我在这里布置个简单的阵法,阻止气息外泄。”

手掌一挥,一道道流光飞出,落在院子的四个角落中,流光落地,化作四个元气凝聚的符篆,这些符篆落地之后便和幽冥泉勾连在一起,可以借助幽冥泉的力量存在。

随着符篆射出一道白光,勾连在一起,幽冥泉中散发出来的灵气,便被限制在院落中。

感受着院落里逐渐浓郁的阴灵气,李修远眉头微微皱了皱。

孤阴不长,孤阳不生,院子里只有一道幽冥泉,对院落来说不是件好事,会吸引许多的孤魂野鬼前来。

想要中和这样的气息,必须有一条品质很高的温泉才可以,只是这样的温泉,大多有主,而且李修远也没有什么线索。

“且行且随缘吧。

能得到这样一条灵泉,已经算是天大的福气了,人啊,不能贪婪,要学会知足。”

李修远摇了摇头,轻声念诵了一首诗,“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骑着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贪得无厌紧忙碌,忘了阎君把命钩。舍死忘生图富贵,哪有一个肯回头。”

声音平和,脸上带着笑意,心中一片宁静,悠悠的声音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味,如同佛家禅唱,又如同道家清音,隐隐的还有着龙吟的声音夹杂其中。

让人听了之后,有着一种醍醐灌顶,放下种种杂念的感觉。

这是李修远自己摸索出来的一些音节的运用,内含了佛门的念经的声音还大有道门降魔清音的运转方式以及他从白素素、青青化身蛟龙的时候听到的龙吟正音。

“公子真是好文采,一首诗,写尽了人世的贪婪之态。”

白素素把这首诗默默地记了下来,在心中一遍遍的念诵,仔细品味着字句之中蕴含着的道理,越读越是觉得有滋味。

李修远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你可不要恭维我,我只是落魄尘世一书生,可没有这样的才华。

这首诗微言大义,规劝世人莫贪婪,立意很高,可不是我能做到的。

他是一位叫做吴承恩的大文豪做出来的。

我只是偶尔看到了,记在了心中,刚刚心中忽生一丝感悟,想起了这首诗,觉得很是适合刚刚的感悟,就念诵了出来。

可真不是我做的,千万不可误会。

我不会吟诗作对,可是我读过不少,记了不少,勉强算是个诗词名句的搬运工。”

套用了前世的一句广告词,李修远畅然一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