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要塞三型,‘蟑螂’的内舱墙壁上,结着一颗巨大的脓包。脓包中被白色的浆液充盈得鼓鼓的,就好像即将爆裂而出的蟑螂卵。

这倒不是出于恶意的模仿,反而是必要的辅助机能。

可以称为是船员的休息仓。

因为‘蟑螂’不止有着对魔法侦测的隐藏特性,同样具备着超高的机动性。

如此庞大沉重的船体,要达到不亚于扎古的瞬时机动性,其出力之大可想而知。由于本身就是个通灵塔灵魂结晶生成器,能量来源到不必担心,但要投入使用依然还有个瓶颈,就是乘员的身体素质。

已经更换了义骸的巫妖或许无所谓,但普通人类的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承受过高的加速度,即使是换成死亡骑士,也不可能长时间忍耐着震动和加速进行旅行。

更何况大多数情况下,维持机动要塞的都是普通人类体制的战场法师。因此技术开发局特地开发了充斥扛加速溶液的‘卵’,在机动要塞移动时保护船员,并供他们休息。

而这时舱内最后一颗卵也爆裂了,脓白的浆汁流淌了一地,露出卵囊中一具,被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型的丝茧。

西琼伸了个懒腰,从丝茧中爬出来,换了身衣服,擦着沾上不少营养液的头发。

她还真是挺意外的,虽然这玩意卖相超级恶心,但睡得还挺舒服的,说真的,这几个月还是第一次,能一觉睡到自然醒的。

“咦?已经抵达前线了?怎么不叫醒我?”西琼四下望望,发现周围的卵都已经被戳破了,随同前来的其他技术开发局的法师都已经提前苏醒了。

这些同事居然会任由自己呼呼大睡?西琼不由得皱起眉头。

技术开发局可没有什么贵族平民,血脉地域的歧视,也不能说没有,主要是忙得没工夫表达出来了。平常的研究实验课题这么多,恨不得身边经过的骷髅都抓起来帮着记录数据,哪有工夫管你是什么血统什么派系的。

机动要塞需要进行的测试课题这么多,居然没人管她,这就很反常,而且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西琼沿着狭窄的通道走进船体前端的研究室。

因为内部这么大的通灵塔核心,可供使用的空间很小,所以船员休息的卵和仓库摆在一起,而研究,会议,用餐都是集中在一个研究室。

于是一打开门,一股混合的血腥,腐臭,屎尿味道扑鼻而来,哪怕是西琼这种常年蹲在实验室里的,也几乎被熏得晕过去。

好吧,都不用思考和推理了,直接打开门就揭示了答案。

一船的研究人员,十来个吧,都死了。哦,也没有都死,除了西琼还有一个活着。

平躺在餐桌上,肚子十月怀胎般鼓起来的‘孕妇’,男性,因为全身已经严重水肿感染,巨人观到分不清到底是谁了,不过还活着,脓血和体液往外飙着,惨叫着,肚子越鼓越大,越鼓越大……

西琼看看周围的残骸的死状,和房间里的一片狼藉,大致也猜到这家伙的结局了,于是往后退了几步……

“砰!”得一声,难以名状的血肉和组织飞溅了满舱。

白色的人型从‘孕妇’的体腔里爬出来,从肉块飞速得成长为一个修长高挑的男性,随手抹掉糊在脸上的组织物,把飞速生长出来的粉色头发撸到耳后,无视污浊腥臭的空气,张开嘴大口得喘息,“呼——!活着真美妙!不是吗艾斯黛尔小姐!”

西琼用袍子遮住口鼻,冲面前面容俊秀,皮肤白皙,典型的贵族男性点点头,“副局长。”

萨伊波罗.冈兹摆摆手,扯下身边法师的罩袍,像围裙似得围系在腰间,“不是副局长啦,现在是叛国者,囚徒,实验体,逃犯。啧啧,白袍也给收走了,真是令人悲伤。

说真的,我怎么知道纳瑞姆那家伙是个间谍?老哥介绍了有前途的后进子弟,我就帮忙提携一下,照看一下,如此而已。还要查他是不是细作?那分明是风军的工作好不好!唉,不提了……

你饿吗?抱歉我饿了,就不客气了。”

他虽然维持着人型,却以完全非人的力量撕开周围的尸体,张开血盆大口,啃食着周围肿胀的腐肉,把骨头咬的咔吧咔吧作响,滋滋滋得吸食其中的骨髓。

西琼皱着眉毛,忍耐着反胃看着萨依波罗津津有味得食尸。

“哧溜哧溜,”萨伊波罗扯开颅腔吸着脑浆,喝了个半饱才擦擦嘴,把脑袋扔到一旁,拍拍肚子,“请原谅我的吃相,本体被关起来了,这具新身体才刚做出来,需要补充能量,要不然等会儿可没力气逃跑。”

西琼点点头,“理解,这就是‘夏娃的创生’吧,居然有幸见到技术开发局最完美的活义骸技术,真是令人大饱眼福。”

“哦,你知道这个魔术吗?”萨依波罗依然在随手扯断周围的肢体,拿在手里好像啃辣条一样嚼。

西琼点点头,“‘夏娃的创生’,将‘夏娃的种子’寄生到魔法生物的体内,汲取养分并成长为适合施法者的完美肉体容器,不仅成长速度更快,而且有几率从宿主体内获取更优质的魔法特性自我进化。

相比之下,炼金义骸需要长时间制作和定期维护,还因为当时采用的技术和材料决定了其上限。几乎从决定开始制作的时间点就已经过时了。

而‘夏娃的种子’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可以无限的自我复制和进化,相比老式技术更新义骸的麻烦,只是‘吃相’差一点,实在算不上什么‘缺点’。”

西琼手搭着自己的脉搏,测量了一会儿,又按了按自己的腹部,好奇道,“这么说您对全体船员都施加了种子吧?您也对我用了这魔法吗?我好像没有特别的感觉,这魔法发作需要多久呢?

另外,不知您能否为我解惑,到底是怎么把‘夏娃的种子’寄生到我们身体里的呢?是下药吗?可为了防备被实验体感染,技术开发局的实验人员应该每天会喝魔药杀虫的吧?不会大意到连基础个人防护都忘记的吧?”

萨依波罗笑着摇摇头,“不用担心,我没对你用种子寄生,也没有对你们下药……怎么?你这么想知道吗?好吧好吧,确实是把种子寄生到体内,不过不是通过食道,是通过肠道……”

西琼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全场爆肚子的都是男性,“……哦……”

好吧,看来这就是所谓的个人性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